糯米呱醬óωò

丷(≡. ω ≡)丷
A團團飯/黃担在此😀

山風無牆。
主CP為竹馬/副CP為y2
_但其實是個all2黨
😏

嵐の皆さん、大好きね💙♥💚💛💜

【相二】兩好三壞

◎偶像x作家

◎故事安排以17歲的兩人與24歲的兩人做穿插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㈠兩好三壞

炎炎夏日,正是揮灑青春的季節。

高中的棒球聯賽,更是每年夏天不可錯過的一樁盛事…至少,對於重視棒球的人而言是這麼認為的。

棒球場上聲勢壯麗,一旁觀賽的民眾坐無缺席,只為求觀賞一場精采萬分,緊張刺激的比賽。

觀眾席上的加油聲此起彼落,為球隊應援的啦啦隊也不甘示弱地吹奏樂器或者奮力高歌,聲勢浩大,未上場的球員也在休息區內聲嘶力竭的為同伴聲援,聲音沙啞也不在乎,這正是熱血沸騰的表現,因為現在,可是攸關輸贏的關鍵一局。

比賽已進行到九局下半,比數三比二,雙方不分軒輊。

投手上了投手丘,帶著教練的信任和滿場主場球迷的期待,身肩重責大任的使命,此時此刻,唯有保住手上僅有的一分,必須誓死不讓對方打成平手才行。延長比賽,會增加自己的投球數,這樣下去只會讓全隊的人更加地疲憊不堪,心裡只能想著贏,不能輸,才有轉圜的餘地。

現在的情況,就像是個被逼得走投無路的家貓,踮起四肢,全身的毛豎起,齜牙咧嘴,只能靠氣勢驅趕心中的顫慄不已。

投手緊張的吐了口氣,緩緩抬頭,偷瞄了一壘上的球員。

大汗淋漓,汗珠從臉頰邊流下,加上夏日烈陽照射下所產生的黏膩感,讓投手感到些許的煩躁。此時捕手下達了暗號,投手倒吸一口氣,點頭表示接收到了指令,接著又看了看一壘,握緊手上的球,轉頭看了一眼打者專注的神情,此時球數是兩好三壞的滿球數,兩人出局,原本喧鬧不已的球場此時卻鴉雀無聲,長時間比賽下來,控球因為疲累而有了變化,現在正是決勝負的時候!

投手的肩膀快速完成了動作,毅然決然的將球投了出去……


㈡偶像與作家

日本最大的輕小說出版社-角川出版社,承接眾多作家以信念完成的小說來打響商社的名氣,至今出版的書籍多到數不清,其中受歡迎的小說更是多得不在話下。

要有一番作為,對於小說家的培訓可不能少,而新人小說家更是需要多加的磨煉,並得抱持著花心思寫出來的作品不受人肯定的決心,接受負責人對作品的批評與尖酸刻薄,以及草稿紙上,又圈又改的滿江紅。

作品再一次的被負責人挑毛病,二宮和也早已習慣了這樣的模式,自己費盡心思寫出來的小說,負責人有哪一次是滿意的,不是說作家都富有天馬行空的想像力嗎?這樣如此較真的限制作家的想像力,根本是斷了作品所能開闢出來的無限可能。

心裡雖然明白,要經過不斷修改才能編織成一個完美作品的道理,但是面對一位老愛找碴的負責人,把合理的事說成不合理,硬是要在雞蛋裡挑骨頭,這叫人怎麼沉得住氣呢?

「二宮先生?二宮先生!你有在聽嗎?」

「喔…我在聽。」有些神遊的二宮回過神來。

「你這樣的態度永遠也不出一篇好的小說!」

看來負責人是被二宮心不在焉的樣子氣到了,同時二宮也有些厭煩了起來,他不明白自己為何要像個小孩或是學生一樣被人糾正,受人責備。寫小說憑的是作家的想像力、思考力、知識和寫作能力,態度固然很重要,但是當自己所擁有的能力全被否定的時候,心裡真的會很不好受。

或許負責人崇尚的就是這種斯巴達教育,對於鐵血宰相俾斯麥的話,更是常常掛在嘴上。

"對於不屈不撓的人而言,沒有失敗這回事。"

面對負責人的指責,二宮也只能忍氣吞聲,不發一語。現在的情況,也只能假裝氣定神閒,做個聽話的乖孩子,至少能夠減少被叨嘮的時間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二宮覺得自己的耳朵好像要長繭了,舉起手看著手錶,時間顯示"晚上9:20",距離離開家到出版社已經過了三小時,其中被嘮叨的時間就有兩個小時,而這中間也不讓人去吃個晚飯填飽肚子,簡直就是個魔鬼負責人。

「連個中場休息的時間也沒有。」

一路慢悠悠的走著,二宮不自覺的調侃道,夜色斑斕,連心情也隨之黯淡。

現在的他飢腸轆轆,只求溫飽,長時間的責備加上飢餓感,讓二宮變得更加無精打采,原本是想去居酒屋讓自己借酒澆愁,不醉不歸,讓煩惱拋到九霄雲外的,但是今晚可不適合做這種事,因為今天,"那個人"就要回來了。

想著"那個人"的歸來,二宮的心情不禁舒緩了許多,但還是有一點點意志消沈,只好去超商買了些啤酒,作為暫時的舒壓。

手提著購物袋,走了一小段的路,二宮終於回到了他的家…正確的說法應該是,"只屬於他們的家"。

抬頭仰望從窗口隱隱投射出的亮光,不知不覺一股暖流湧上心頭,二宮的嘴角不自覺的上揚,空著的一隻手揉捏著自己軟嫩的臉蛋,提醒自己要打起精神來,佯裝出什麼都沒發生過的樣子。

拿出鑰匙開了鎖,二宮一隻腳才剛踏入家中,馬上就被迎面而來的擁抱給緊緊擁入懷中。

「小和!你終於回來了!怎麼那麼晚啊~」

眼前這個過度熱情的人,正是與二宮同居七年的秘密戀人,也是一位當紅的偶像明星,名叫相葉雅紀。

「笨蛋!放開我!我快窒息了啦!」

相葉聽聞,也假裝馬耳東風,對二宮的話充耳不聞,僅是放鬆了擁抱的力道,卻依然不肯離開對方。

「不要…我已經好久沒像這樣好好抱著小和了,捨不得離開…」

「什麼啦…你才離開家幾天而已…真誇張……」

「五天都看不到小和,真的是寂寞得要死,一天都不能忍……」

那些令人害羞不已的情話,相葉自然而然就能說出口。一個簡單的擁抱能使原本高昂的情緒,在感受到對方真實體溫的那一剎那,漸漸平息下來,可能是難掩的興奮之情,也可能是不願表露的倔強。

嘴上總說著一堆嫌棄的話,面對相葉的擁抱,二宮也只是口頭上的掙扎,從未真的推開對方。依偎在相葉的懷裡,有著安撫人心的作用,漸漸消弭了二宮心中繁亂的思緒。

「抱夠了吧?我肚子快餓扁了。」雖然捨不得離開懷抱,但是二宮的肚子已經發出了警訊,開始咕嚕叫個不停。

「小和你還沒吃飯嗎?啊!我正要問呢,怎麼那麼晚回來呢?」相葉一聽自家戀人連飯都還沒吃,不禁有些焦急了起來。

「被那個魔鬼負責人指責作品太久了。」二宮漫不經心的說著,現在的他已經餓到不想再談論工作上的事了。

「我的小和好可憐喔…乖,不要難過,我去幫你做飯喔~」

「誰是你的啊!別把我當小孩子…」

「是是,那小和先去沙發上坐好,休息一下吧~」相葉一臉憐惜的輕撫二宮的頭,想緩和一下眼前這位炸毛戀人的心情。

面對相葉的溫柔對待,讓二宮不禁瞇著眼,將自己放倒在沙發上,放鬆身心好好享受。廚房裡忙碌的身影,在這一刻,成了二宮最好的下酒菜,思忖著對方離開千葉在東京工作了那麼多天,不但要錄節目,還有雜誌拍攝及專訪,最近也在趕新曲的PV拍攝,如此緊湊又忙碌的行程,也未聞相葉有過一次的抱怨。

現在對方也同樣笑得一臉摺子,在廚房裡哼著小曲,心情愉悅的做著飯…但是那日漸消瘦的身軀和眼裡的疲憊,卻是遮掩不了的。

二宮其實是心疼對方的,但是他並不習慣太過露骨的表現方式,從以前就是這樣,無法坦率說出心裡的感受,所以在學生時期,二宮一直都是這樣,有點孤僻的性格。

但是在高三那年,因為與相葉的相遇,改變了他的一生。


一旦靜下心來,就會開始胡思亂想,二宮嚐了一口酒,便開始發揮他的杞人憂天模式和作為一位小說家的想像力。

「雅紀,你覺得,人從一出生到懂事時,就該被告知未來是美好的還是悲慘的呢?」

「嗯?小和你怎麼突然這麼問?」

「……太無聊了,想找個人聊天。」

如果只是聊天,那這樣的話題也未免太沉重了。

但是相葉明白,二宮會這麼問,一定是因為心裡頭存在著不安,所以才想找自己聊聊,如果能藉由"聊天"來解憂,那相葉當然願意與對方好好對談。

「我覺得被告知未來是美好的,這樣的說法蠻不負責任的。」相葉切著菜,一邊答復對方。

「我也這麼認為,所以人應該要被告知將會遭遇到悲慘的未來,像是地球毀滅之類的,這樣人才會愛惜地球資源。」

「哈哈!小和你說得沒錯。」突然談到愛惜資源的話題,相葉一時覺得好笑,但這番說法也是挺有道理的。

「只是小和,若是在孩提時期就被告知自己沒有美好的未來,這樣好嗎?」

面對相葉的提問,二宮饒有興致的聽著。

「嗯?怎麼說?」

「因為啊~那個……譬如我給兩個選項,一:未來會是個充滿戰爭的世界;二:未來會是個有滿天的飛行機器人的世界,你會想選哪個?」

「軍事用飛行機器人?」二宮調侃道。

「不是啦~小和你就不要挑我語病了…我是在想,如果被告知未來的世界將是個便利的未來,那人們會不會為了營造出更便利的世界而開始創造呢?」

「就像我們生活周遭的那些發明…嗯…像是我現在用的微波爐就是一個不錯的發明。」相葉一面說著,一面把冰箱內的冷藏食品拿去微波。

有時相葉總會給出一些平凡卻又不是不無道理的回答,雖然時常表現出一副粗枝大葉的樣子,其實卻是一位心思細膩的人,二宮選擇不回答,他想聽聽相葉對這個話題的結論。

「而且呀~我認為未來是否為美好的,根本就不需要去討論這樣的事。」

鍋裡頭吱吱作響,相葉打開鍋蓋,關掉瓦斯,將炒鍋中滾燙的麻婆豆腐盛裝起來,淋在飯上,一大碗的分量,相葉將它放在餐桌上。

原本二宮是要詢問相葉談話的後續,但是看著眼前這一大碗的麻婆豆腐蓋飯和五盤小菜,他覺得有必要再抱怨一下。

「你做得太多了,我就算再餓,但是食量小也吃不完啊…」

「就知道你會這麼說,吃不完的話,大不了我幫小和吃吧~」

「說過很多次了嘛…你做菜總是不懂得拿捏分量。」二宮抱怨歸抱怨,卻還是默默的吃了起來。

「呵呵呵~沒辦法嘛~」相葉特有的笑聲響起,眼前的人可愛的抱怨,在相葉聽來就像是甜言蜜語一般,二宮張大雙眼細細品嚐的模樣,可愛得讓人忍不住想抱在懷裡。

「好了,別再傻笑了,話題的後續呢?」感受到對方異常詭異的視線,二宮趕緊回到正題。

「嗯…因為啊~不管迎接自己的是不是悲慘的未來,只要自己最重要的人始終不離不棄的待在自己身邊,那麼不好的未來也會變成美好的未來。」

「啊~但是啊~如果那個對自己而言最重要的人不在了,那就真的是個悲慘的未來呢…」

「嗯…所以呢?結論是?」

「結論是…沒必要告知未來是否美好,應該要靠自己去發掘。」

「結論就是沒有答案嘛…」

「沒錯,沒有答案。」

「……嘛,沒有答案也是答案,我覺得這是一個很難思考的問題。」

未來本身就存在著許多不確定因素,二宮作為一位作家,要想有嶄新的題材,就必須不斷的活用自己的腦袋。心裡當然也明白,寫作的道路不怎麼好走,但這畢竟是自己選擇的路,路再怎麼崎嶇不平,也得踏踏實實的走完。

從什麼時候開始,對於夢想不再只是空談?二宮想著,明明小時候的夢想是成為一位職業棒球員,到最後卻走上了寫作之路,兩者之間毫無關聯,但是一路下來倒也平順,除了老是被負責人挑三揀四之外,小說的銷售量也還算馬馬虎虎。

自己提出來的問題沒有答案,"想得太多"就是自己的詬病,但二宮只想歸類成是作家的天職。

「但我認為我的未來肯定會是美好的。」驀然間,相葉環抱著胸,胸有成竹的回了這麼一句。

此話一出,口中的食物還未下嚥,二宮便慢慢咀嚼,轉頭看向坐在自己身旁,一臉自信滿滿的人。相葉所說的這番話頓時讓二宮有些疑惑,皺著眉,臉上帶著不解。

「怎麼說?」

「因為啊……小和你要聽清楚喔~」

眼前的人突然一臉認真的看著自己,那雙黑得深不見底的瞳,似乎藏著千頭萬緒,那正是讓自己深陷的眼眸。

「嗯…」二宮緩緩開口,不自覺的屏住氣息。

「因為,我已經有小和在我身邊了。」

「欸?」

停了半晌,相葉繼續開口說道。

「因為小和是我最重要的人。」

二宮還未從驚訝中回過神來,只見相葉又對著自己緩緩開口。

「我永遠也忘不了,高三那年的棒球聯賽,那是一場改變了我相葉雅紀一生的比賽。」

雖然不明白,相葉為何會在此時提到當年的棒球比賽,但是二宮關注的地方,是對於相葉所提到的"改變一生"的說法。

關於那一場比賽,二宮當然也是印象深刻的,因為那也是一場,改變了二宮和也一生的比賽。

「……怎樣的改變?」不曉得對方所提的改變是否為好的改變,二宮不敢直接斷言,萬一是壞了相葉一生的改變…那他可不敢想像。

此時此刻,二宮的心中湧上滿滿的不安。

「因為小和的告白,是那場比賽輸贏的關鍵,也是改變了我的一生的契機。」

「明明就是你先告白的!我只是在答覆而已…你說是契機?為什麼?」

原本二宮心裡頭是相當忐忑不安的,但是一聽到是個"契機",他便暫時放下心中的煩惱,開始思索著相葉所說的契機。

「我覺得那也是告白的話啊~其實那時候就在考慮了,究竟要繼續打棒球還是選擇加入傑尼斯,而最後,我選擇了偶像一職。」

「……不後悔嗎?」

「怎麼可能會後悔,我當初就是為了能與SMAP打籃球才進入傑尼斯的,現在我的夢想不但實現了,還成為了一位國民偶像呢~」

並不是相葉在自吹自擂,因為事實就是這樣,昔日的王牌投手,竟選擇了偶像這條路,又是兩者擦不上邊的關係。

「你當時明明也想成為職業棒球員的啊~」

雖然相葉說得也沒錯,他的夢想是"和SMAP打籃球",但是這個夢想在他的心裡究竟佔了多大的比例呢?與之相比,"成為職業棒球員"這個夢想不是更應該符合相葉的選擇嗎?明明當時已經是一位受人矚目的王牌了,為何能夠這麼輕易地就改變了自己的夢想?

「是沒錯,但是我認真思考過了,人的體力是有極限的,就算那項運動再怎麼拿手,最終都會體力不支或者是因為運動傷害而被迫放棄成為體育員一職…這樣風險太大了。」

「你就不怕偶像的保質期?」

「現在我也有在學習綜藝啊~也嘗試了演藝界不同的領域,就算哪天不再被當成偶像,我也還有信心撐下去。」

要在演藝圈生存下去是很不容易的,二宮身為一位普通的作家,對於偶像這樣的職業並未有過多認識,那是他難以理解的領域,偶像該做些什麼,他也只知道表面,但是在光鮮亮麗的背後,總會有著不為人知的辛酸,對於偶像的認識,二宮都是從相葉身上學到的,如果相葉不是偶像的話,那二宮大概是一輩子都不可能去認識演藝圈的大小事了。

---相葉雅紀是二宮和也唯一的偶像。

在與相葉的談話中,二宮也試著去探究相葉所說的話,看著對方對於偶像的職業侃侃而談的模樣,接著又興奮的說起他在演藝圈發生的事……

---雖然辛苦,但是想著有人在支持他,他便覺得幸福。

二宮明白又是自己多慮了。

「因為小和當時的那句話,讓我充滿了信心,總覺得可以照自己真正想做的去做了,不再猶豫。只是小和提的條件也太嚴苛了,真虧我能做到呢~」

「是啊…真虧你能做到。」

「呵呵,因為小和說了那樣的話嘛~讓我信心大增,不管怎樣都要達到目標才行。」

「少臭美了,那時候絕對是運氣的問題。」

又是這樣的心口不一。對於二宮的否定,相葉不以為意,因為,看著自家戀人漸漸染紅的耳朵,他相信對方肯定是在掩蓋害羞。

兩人相處了很長一段時間,對方的一舉一動輕易便能猜測出來。


「啊~突然好想打棒球~小和!我們明天就去打,好不好?」

有時,相葉這種粗線條的性格,常無數次的拯救了小心謹慎又多慮的二宮。


---面對相葉的跳躍式思考,自己該不該接招呢?

㈢沒有結束,只有新的開始

相葉將引以為傲的快速球丟出去,打者用銳利的眼神試圖看穿球的軌跡,接著奮力的將球打了出去…

這是一支滾地球!游擊手以專業的反射神經接起球並迅速傳向2壘,一旁跑向2壘的打者試圖干擾,往他那兒滑去,二宮在一壘壘包上待命,2壘手並無受到跑者干擾,一樣將球傳向二宮,跑者和接球者幾乎同時踩在壘包上,全場觀眾及球員屏氣凝神,等待裁判的判決。

場上塵土飛揚,敵對的跑壘教練和跑者同時高舉雙手表示安全上壘,但是裁判依然舉出OUT的手勢,比賽結束……

全場震耳的歡呼聲響起,場上的球員和休息區的候補球員們喜極而泣,難掩激動地衝到了投手丘上,相葉就這麼被隊友們高高拋起,反覆拋舉,高喊著"真不愧是奇跡男孩!",也有少數的球員脫下棒球帽,默默拭淚。


高中最後一年的棒球聯賽就此落幕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經過一場激烈的比賽,在人潮散去之後,球場變得空曠不已,伴隨著夕陽的餘輝,增添了一些孤寂感。

比賽之後教練集合大家收拾東西準備狂歡,順便作個賽後檢討。在收拾的時候,相葉偷偷繞到二宮身邊,帶著柔和的語氣試探對方。

「所以小和算是答應囉?」

果然是躲不過了吧?二宮想著當時情急之下所說的那些話,也許是因為受了當時的氣氛影響而隨波逐流的,那時二宮對相葉的感情搖擺不定,二宮提出的條件算是一種賭注。

---就賭堵看吧,看是有進一步的發展還是最終只能保持原樣。

「你說呢?」

二宮將衣物收拾好,朝著相葉使壞般的笑了笑。

無需過多的言語,只要一個眼神,一個動作,便能悉知對方的想法。

相葉了然的輕笑一聲,一手提著裝備袋,另一隻手則小心翼翼的拉起二宮過於纖細的手,那是百般的呵護,也是強烈的佔有。

「你們兩個真慢欸,快點!快點!要準備去狂歡囉~~」隊友們早已興致高昂地迅速收拾完畢,打開門鎖準備離開,回頭卻看見還在磨蹭的兩人,於是忍不住出聲催促。

「知道了~我們這就過來~」相葉聽見了隊友的呼喊,立即回復對方。

在隊友踏出門後,相葉轉頭對著二宮笑得一臉寵溺,隨後伸手緊握住對方可愛的漢堡手,在那短小玲瓏的手指上留下輕輕的一吻。

--

--

--

--

--

----

「雅紀,如果你能製造出兩好三壞的局面,接著在這樣的情況下投出好球而勝利的話……我們…我們就在一起吧。」

Fin.

评论(4)

热度(51)

©糯米呱醬óωò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