糯米呱醬óωò

丷(≡. ω ≡)丷
A團團飯/黃担在此😀

山風無牆。
主CP為竹馬/副CP為y2
_但其實是個all2黨
😏

嵐の皆さん、大好きね💙♥💚💛💜

【Y2】旅行的意義是為了和你相遇

◎翔桑生賀文(一發完結)
◎櫻井翔 X 幕內平太
◎小秘書上線了 ,請把小秘書的穿衣打扮和髮型代入成現在的二宮和也(欸?這樣解釋看得懂嗎?)
◎一直寫不出小秘書的性格,因為對他不夠熟悉,只知道他的痴漢表現一直深入我心(喂!)
◎本來是要寫成有點搞笑的風格,但是寫到後來好像有點偏離那樣的風格……所以就以輕鬆的角度來看文就行了。(*゚▽゚)ノ(結果到底是怎樣的風格。。。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(上)
世界之大,在異鄉與你擦肩而過的陌生人,和你有關連的機率是多少?答案是微乎其微。

——————
平時嚴格守己,在工作上絲毫不敢馬虎,行程表排得滿滿的,對時間非常要求,每個行程幾乎是以"分鐘"來計算,這對普通人來說,壓根兒是讓人無法喘息的緊迫行程。

這時候正常人會想說,至少在一些生活必需上能夠隨意的行動,不受時間控制,但是櫻井翔卻以"時間規劃"為樂,甚至是樂在其中。

不是說櫻井翔有什麼強迫症,只是身兼偶像與新聞主播職位的他,每天都是忙得不可開交的狀態。也不是沒想過,別再把時間排得那麼緊的問題,但是對於一位講求規律、按照規矩的人而言,有些事若不好好的排進行程表裡面,很容易會在時間上出差錯。

"我這叫做懂得利用時間。"

因為一天只有短短的二十四小時,要做的事情卻堆積如山,要是排進行程內的事情還沒完成,內心總有著不踏實的感覺,反而會讓自己更加慌亂,無法放鬆。

就算是好不容易才有的假日,櫻井翔也決定不消磨時間做好假日安排,難得有三天的長假,當然得好好規劃一下才行。

於是他有效率的把握時間,開始有效率的翻起旅遊指南,有效率的找到了想去的地點,然後有效率的去一一研究這些地方。

既然是自己不熟悉的去處,為了避免到時候變成漫無目的的徘徊,而浪費了好不容易才有的三天假期,交通資訊、住宿資訊、天氣狀況、當地風俗民情、歷史……再細微的小地方,他都得好好去了解才行。

若是遇到不確定因素而超出預定時間內規劃的事,他也得斟酌一下自己真正想去的地方,然後忍痛捨棄掉原本在時間安排上的地方……你要是這麼想就錯了,講求效率的完美先生,怎麼可能會讓行程發生變數呢?想去的地方盡可能都駐留個那麼幾分鐘,就算你說"這樣根本就沒有好好欣賞到那裡的風光明媚。"他也會回你說"美好的景致已完整地收進我眼裡,深藏在我心底。"…正確的說法應該是,已好好地存在自己的相機硬碟裡。


果不其然,櫻井翔這一路下來的行程相當順利,目前所有想去的地方也都在自己的時間安排上, 而現在是少有的自由時間。

要說如此緊湊的行程中為何還有多餘的空閒時間?理由很簡單,只因為櫻井翔也是人,不管是多要求完美的人,只要是人就會有一種惰性,只要是人都會感到疲累的。

想要放鬆下來的櫻井決定到附近的咖啡廳舒展一下身心,而面對這怡人的風光,咖啡廳外所擺設的桌椅即是最佳選擇,眺望眼前的山水秀麗,景色明朗悅目,日光照耀所描繪出的世界,不知不覺吸引人們靜下心來好好欣賞。

徐徐的暖風拂面而來,櫻井戴著沒有鏡片的框邊眼鏡,頭戴鴨舌帽,一身休閒裝、牛仔褲,不急不徐的抿了一口咖啡。但是服裝似乎抵擋不住一個人本身所帶有的氣質,行為舉止是和服裝不相稱的端裝優雅,在旁人看來,確實是有點詭異。


桌上擺滿了食物,看來是打算要好好地滿足一下口腹之慾,面對食物,吃貨的性格就會表露無疑。正當櫻井決定大快朵頤的時候,耳邊響起了有些高亢的嗓音。

「請問……」

當一個人準備享用眼前的美食之時,最討厭的,就是有人出其不意的出聲打擾。

櫻井是真的很想立刻、馬上把食物一口塞進嘴裡,但是若對眼前的人置之不理,只管吃的話,也是一種相當不禮貌的行為。所以說,現在櫻井只能盡可能的壓抑住自身的慾望,就算再怎麼想吃、再怎麼怨憤,也要展現出偶像完美的笑容和親和力。

「請問這位先生有什麼事嗎?」

勉強裝出的笑容依然耀眼奪目,連櫻井都覺得自己的演技真是太好了。

「啊!你是!…你是櫻井翔先生對吧?」

眼前的人在櫻井翔抬頭之後說話的瞬間,難掩心中的喜悅,激動得出口叫道,但隨即注意到自身的音量過大,馬上降低音量,帶著相當期待的心情問了這麼一句。

被認出身份的櫻井當下顯得有些驚慌失措,他只想好好享受難得的假期,暫時放下工作上的事,並不想被人認出來,才特地喬裝了一下…沒想到還是被發現了。

既然如此,就只能裝傻到底了。

「不好意思,先生,你認錯人了喔。」

櫻井特意改變聲音,提高了音調,將原本帶有磁性的嗓音藏在喉間。

「欸!?是這樣嗎?…不好意思,我認錯人了。」

「不不、我也常常被人誤認是櫻井先生,習慣了,哈哈!」

以為這樣就能騙過眼前的人,櫻井不禁又開始沾沾自喜,覺得自己的演技好像又更上一層樓了。

「真的很不好意思,那我走了…抱歉,打擾了……」

「真的不用放在心上的,能被誤認成櫻井先生我超開心的,哈哈哈!」

看著眼前貓著背的人,有些稚嫩的臉蛋,櫻井猜想對方大概只有二十多歲, 因為自認為自己認錯人,而嘟著嘴頻頻道歉。茶褐色眼瞳放大,似乎是覺得有些羞恥,有些不甘,眼裡帶著溼潤的水氣,讓人看得相當不捨。

對上那樣可憐兮兮的眼神,頓時讓櫻井的罪惡感湧上心頭,內心百感交集,開始思考是否該把真相告訴對方?但是透露身份的話,事情可能會變得一發不可收拾也不一定……

正當櫻井在一旁內心天人交戰之時,那位臉上稚氣未退的青年本來要轉身準備離開,但突然間的靈光乍現,似乎是想到了什麼,又立馬轉身面對眼前故作正經的人。

「啊!對了!櫻井先生!」

「嗯!?怎麼了?」

突然之間被點名,還沉浸在惡魔翔與天使翔之間的對話的人有些驚慌的回了這麼一句。

「…我說…"櫻井先生"?」

「所以說,怎麼了嗎?」

櫻井還未真正回過神來,只是一臉狐疑的看著眼前肩膀笑得一顫一顫的人。

思考半晌,櫻井才真正意識到方才脫口而出所說的話,兩雙眼睛瞪得大大的,一臉難以置信。

「你…你在套我話!?」

「因為…因為我很難相信自己會認錯人嘛…對不起,只是…我沒想到這麼容易就套出來了…」

看著眼前因為被自己認出身份而完全泄了氣的人,青年更是止不住笑意,感覺眼前這人的肩似乎更溜了。

聽到那隱隱約約的笑聲,櫻井感到相當羞恥。剛才所做的那些掩飾,彷彿是在浪費時間,而天使與惡魔的對話,也成了沒有意義的交流…

早知道就直接坦承自己的身份就好,何必浪費掉吃東西的時間呢? 櫻井嘆了一口氣,重振旗鼓,調整到端正的坐姿,兩眼凝視青年,內心還是有些消沉。

青年見狀,便急急忙忙的坐到櫻井對面空著的椅子上,帶著愧疚與緊張的心情,出口便是道歉。

忐忑不安的心情一直無法平復,青年低著頭,兩手搓揉著褲子,對心儀的偶像套話,又隨意的笑了對方,這些舉止相當失態,對方會想隱瞞身份這點,青年當然能理解,只是長時間下來,自己朝思暮想的人竟活生生的出現在自己面前,激動的心情不言而喻,沒有握到手或要到簽名,真的會讓自己後悔不已。

雖然失禮,但為了能夠有與偶像握到手的機會,當然得好好把握才行。

於是青年猛然抬起頭,以相當認真的眼神看著櫻井,櫻井也被他這堅定不移的眼神打敗了。

「好…我承認我就是那位櫻井翔,我告訴你了,但我希望你不要到處做宣傳,因為我不想惹麻煩。」

櫻井的口氣有點差,其實不是因為被套話的關係,而是美食當前,卻一直沒辦法吃的痛苦讓他的心情有些不悅。

「當然!這我當然明白!我絕對不會告訴別人的!」


一趟短短的三天假期,就在第二天暴露了自己的身份,櫻井無奈的搖搖頭,看著眼前的青年,過於白皙的皮膚和那雙彷彿銀河般,會把人吸進去的眼睛,配合著微微透出的陽光,輕灑在青年的臉上,讓櫻井看得目瞪口呆。

青年歪著頭,愣愣的看著眼前眼神呆滯的人,眼睛始終看著自己,這讓青年相當害羞不已,心臟跳動的次數越來越快,呼了一口氣,青年試著撫平內心的雀躍。

「那個……」

在青年開口之後,櫻井才意識到自己不小心看著眼前的人發呆了許久,於是有些害羞的搔了搔頭。

「啊!那個…請問你叫什麼名字?」

「我叫幕內平太。對了!這是我的名片。」

這位名叫幕內的青年興沖沖的在公事包裡東翻西找,並手忙腳亂的將名片遞出去。

櫻井窘迫的接過名片,看了看上面的職稱。

「"秘書"?想不到你年紀輕輕就能當上這位董事長的秘書,他可是位名人呢~」

長期做新聞主播的經驗,讓他有幸認識一些商業名流,對著眼前這位稚氣未退的青年,眼神誠懇,看起來不像是在騙人,這不禁讓櫻井在內心感嘆,人還真不可貌相啊。

「什麼年紀輕輕,今年都快三十了。」幕內害羞的說著。

「欸?你不是才二十出頭而已嗎?」

沒想到眼前的人竟然只差自己沒多少歲,櫻井覺得他的世界觀好像被顛覆了…怎麼說呢?對方也太會保養了。

「不不,我今年已經二十九歲了,大概是有童顏的關係,老是被人猜錯年齡。」

關於總被人說"看起來比實際年齡還要年輕"這一點,幕內其實不怎麼喜歡。每當自己看見電視上的那些棒球選手,一個個的實際年齡都比自己年輕,看上去卻比自己還要老成,這讓幕內常常自我檢討。

然而對著心儀的偶像這麼說著自己,幕內竟是感到開心的。

被喜悅沖昏頭的幕內,憑著一鼓氣勢,又興沖沖的在公事包裡東翻西找。


櫻井看著眼前的人,從頭到尾笑得一臉燦爛,現在又不知為何,興奮莫名的探頭去翻找公事包。覺得有點好奇,但手上緊握的刀叉依然不肯放下,瞄了一眼手錶,發現用餐的時間已所剩不多,但是連一口都還沒嚐到的櫻井,相當不願就這麼放棄這滿桌的食物,無奈之下只好和時間賽跑,打算快速進食。

「啊!找到了!櫻井先生!」

正當櫻井切下了一大塊三明治,準備放入口中時,又一聲的叫喚,讓他只好眼睜睜的拋棄近在咫尺的食物。

紅著眼,緩緩抬頭望向對面的青年,再一次享用不到食物讓他心裡頭感到相當無奈與些許的憤怒。但是一對上幕內的兩雙水潤大眼,帶著期盼,水汪汪的看著自己,櫻井的怒氣瞬間消掉了一大半,再次長嘆了一口氣,心裡默默和食物永遠道別。

「不好意思,幕內君,我還要趕時間…」

本來想就此打發掉眼前的人,誰知道,幕內雙手拿著一個照片相框,而看清楚裡頭的照片之後,櫻井發現竟是自己與幕內的合照,著實讓他嚇了一大跳。

「這…這…怎麼會!?」

櫻井指著眼前的照片,瞪大雙眼,結結巴巴的連話都說不清楚。

「畢竟過了五年了,櫻井先生果然不記得了……」

「五年?」

「是的,那是五年前的事了……」

幕內開始對著相框內的照片娓娓道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(下)
五年前的幕內還只是個公司的小職員,遠從淳樸的鄉下到喧囂的都市工作,一直從事慈善工作的他,為了家計,只好離鄉背井,遠至繁華的東京工作。幕內心裡不捨,卻不得不這麼要求自己,必須拋開思鄉之情,全神貫注地投入在工作上。

然而職場新人因為不熟悉公司的體系,很容易成為老鳥們欺負的對象,更何況是一位年輕質樸的鄉下人,不懂世面,使得幕內很快的就成了前輩們被欺負的對象。


也是在這個時候,幕內與櫻井相遇了。


看來是以主播的身份來採訪公司的董事長,西裝筆挺,有些貼合的西裝褲完美呈現櫻井細長的雙腿。

幕內在一旁看著現場採訪,這是他第一次看到電視上的人活生生的出現在自己面前,不禁看傻了眼。 就這麼呆呆的注視著,竟忘了手上還拿著一大疊待整理的文件,一個沒注意,手上的文件全都撒落到地上去。

幕內驚慌失措的拾起地上的紙張,暗罵自己的粗心大意,手忙腳亂的同時,忽然從眼前閃過一個身影。

一抬頭,竟然是剛剛還在採訪的櫻井主播,就這麼理所當然的來幫自己的忙…幕內意識到這一點,連忙制止櫻井的動作,使得櫻井有些不解的看著他。

「這些…我來收拾就好了,您還有工作要忙吧?不用浪費時間在這裡…」

「兩個人收拾起來比較快。」

原本幕內是不想打擾對方的,但是櫻井那不容拒絕的語氣,讓幕內放棄了阻止,和對方一同整理地上的文件。

不一會兒,文件全都整理好了。

「真的很抱歉!那個…真的很感激您!」

「哈哈!你是要道歉還是要道謝?」

「這個嘛…」

「啊、不好意思啊,沒有要為難你的意思。道歉和道謝我都接受了。」

笑得一臉溫和,並非虛假的職業笑容,表現出的親和力,也藏不住與生俱來的明星光環。

一般只會出現在少女漫畫上的情節,就這麼讓自己遇到了嗎?說不清楚是什麼感覺,但是幕內的內心卻有股莫名的躁動。

癡癡的抱起整理好的文件,思緒還未整理乾淨,突然間,那帶有磁性的聲音又從耳邊響起。

「不好意思,先生,能麻煩你一件事嗎?」

幕內迅速的轉過頭,就看見櫻井一臉抱歉的雙手合十懇求自己。

原來櫻井是希望幕內能夠代表公司職員做一下採訪,這讓幕內相當慌張,揮手連忙拒絕。但是櫻井低聲下氣的向幕內拜託,又讓幕內不好意思拒絕了。

生平第一次被人採訪,幕內緊張得雙腳顫抖,腦袋一片空白,根本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。

「別緊張,只要說出你想說的就好了,就跟普通的聊天一樣。」

說話的語氣溫柔得不得了,那些話語彷彿有激勵人心,讓人安心的催化作用。

接下來的採訪,幕內照著櫻井的步調走,問的話題不會讓人感到晦澀難懂,或者難以開口,反而是讓人越來越放鬆,就像真的在聊天一樣。

採訪之後,幕內和櫻井以合影作為總結,採訪才算真正結束。

在這之後的休息時間,櫻井和幕內聊了一下天,得知幕內剛從鄉下來到東京,對都市的事物還不太熟悉,於是櫻井無意間的替對方加油打氣。

然而這無意間的溫柔,就這麼深深地烙印在幕內的心中。

"看來,這就是所謂的一見鍾情了吧。"

從此以後,每當幕內工作失意,或者是遇到不順心的事,便會看著自己與櫻井的合照,重新打起精神。

明明是自己選擇的生活,卻仍會感到迷惘或沮喪,幕內看著照片中天真的自己,那是許久未見的燦爛笑容,而能夠讓自己展開笑顏的,也只有照片中,站在自己身旁,笑得一臉溫柔的人。


「而這張合照,成了我努力向前的動力,才有機會晉升到秘書的職務。」

回憶至此,櫻井不知何時,已經忘了時間的存在,就這麼靜靜聆聽對方所說的每一字、每一句。明白自己無意間的舉止,竟成了對方的助力,櫻井倍感欣慰的同時,也有些受寵若驚。

「抱歉,我是真的忘了那些事了。」

「沒關係啦,這種事本來就很難讓人記得。櫻井先生可以不用道歉的,我反而會不好意思。」

打從出生起,一切都在冥冥之中受到指引,沒有任何結果能夠事先預料。

一趟短時間的旅遊,竟隱藏著巧妙的安排。

櫻井聽著幕內的那一席話,幕內的那段回憶,明顯藏著對自己的愛慕,這讓櫻井對幕內產生了極大的興趣。看著對方害羞而泛紅的耳朵,讓櫻井忍不住想逗逗對方。

「幕內君真的對我很迷戀呢~總覺得好開心。」

幕內聽了櫻井所說的話,瞪大雙眼一臉難以置信。

「真的嗎?」說話的語氣難掩興奮之情。

如此坦率的表達出自己的情感,果然在鄉下成長的孩子都是這麼敦厚老實的性格嗎?幕內那表露無疑的感情全都顯現在臉上,可愛的模樣惹得櫻井更想逗弄眼前的人了。

「當然囉~受人愛戴有誰會不喜歡?」

「這樣嗎?那…我跟你說喔~櫻井先生,這張照片我真的是一直、一直都隨身攜帶著喔~還到處向大家炫耀呢~」

「到處炫耀?」

「對呀!」

沒想到對方竟然會拿著兩人的合影到處炫耀,這樣會不會…今天兩人見面的事也會被對方到處宣傳嗎?櫻井猜想著,開始不安了起來。

為了不讓這種情況發生,櫻井決定要再次向對方強調。

「幕內君,今天我們碰面的事請你務必、真的不要告訴任何人,可以嗎?」

櫻井慢慢靠近對方,兩人之間的距離相隔不到十公分。

幕內對上櫻井認真的眼神,這微妙的距離感,讓他不禁害羞得低下頭來,不敢直視對方。

「當…當然,我怎麼可能會說出去,我不想造成櫻井先生的困擾。」

這番話,讓櫻井暗自覺得好笑,難道到處炫耀照片就不會造成對方的困擾了嗎?雖然知道對方炫耀的行為沒有惡意……櫻井無奈的笑了笑,炫耀這麼久了,也沒發生什麼事,日子一樣過得很平順,或許這樣的行為,也只會被當成是一位狂熱粉絲的脫序行為,也只會當成是在援助偶像而已吧。

自認為想多了的櫻井,伸了個懶腰,坐了太久,讓他的身體有些僵硬,差點忘了流逝的時間。

看著對方疲累的姿態,幕內知道自己耽誤了對方太多的時間,慚愧的低頭猛向對方道歉。

櫻井見狀,趕緊制止對方。他發現自從和對方相遇之後,就常常聽到對方的道歉聲,但是他想聽的並不是從頭到尾的抱歉。

「時間差不多了,我該走了。」

幕內看著眼前起身準備離開的人,內心糾結不已,很想阻止對方離開,卻又不能耽誤到對方。

手中緊握著五年前兩人的合照,幕內嘟嘴煩惱著的模樣讓櫻井軟下心,寵溺的伸手奪過那張照片。

「照片照得很好喔~」

櫻井邊說邊悠悠的拿出隨身攜帶的簽字筆,在相框後面簽上大大的"櫻井翔"三個字,接著拿出放在口袋的名片。

「名片我就收下了,有時間我們再吃個飯好好聊聊。」

說完之後,櫻井將名片重新收回口袋中,伸出右手示意對方把手伸出來。

幕內呆呆的看著櫻井一連串的動作,直到對方向自己伸出手後,才慌張的將兩手伸出來,小心翼翼的握緊對方的手。

櫻井微微笑了一下,心想對方的手小小的看起來非常可愛。

瀟灑的和對方道別之後,瀟灑的離開。

這趟旅程會有怎樣的變數,反而讓櫻井感到有些期待,和幕內的相遇是自己無法控制的不確定因素,流失掉的時間讓他不再慌張,反而想讓自己不再照著計劃,憑著感覺走。

只要有一個齒輪出錯,就會錯亂,越想控制住,卻可能會加快毀滅的速度。

不如順其自然。

「啊~接下來該回飯店了吧…可是…肚子好餓啊……」


幕內望著櫻井離去的背影,呆楞了幾秒,突然兩腿發軟癱坐在椅子上,看著手上簽了名的照片,他捏了捏自己的臉蛋,真實的痛覺讓他清楚的知道這一切都不是夢境。

五年前,心中的那股躁動,再一次湧現。

Fin.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◎小番外

櫻井:平太君,對你而言,我是怎樣的存在?

幕內:…是哥哥,是母親…也是戀人⁄(⁄ ⁄>⁄ω⁄<⁄ ⁄)⁄

櫻井:欸??為什麼是母親!?
(作者:不否定一下"戀人"的存在嗎?)(¯ω ̄๑)

评论(12)

热度(32)

©糯米呱醬óωò | Powered by LOFTER